【E陆】梦(短篇,BE,已修)

注意事项:
1.因为是第一人称所以角色崩坏肯定有
2.2500字左右的小短文
3.请不要找作者谈人生

设定为两人现实中认识,经常一起打游戏。

我只觉得眼前一热,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模糊在阴冷的街道,视野被迫归入朦胧。

“......”

独特的嗓音夹着若即若离的杂声突兀的蹿入脑内,像是残破的秋千似的在脑海里不断来回荡漾。那般的嘹亮。

那般刺耳。

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又似一秒未到。我只觉自我被巨大的时光洪流淹没,任由咸涩的海水钻入伤口,悄然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甚至忘记了挣扎......

“你不喜欢吃辣的?”

我愣了愣,无措地低头望着自己一口未动的辣椒和干净的白色陶瓷盘,将手里的木制筷子握紧了些,欲作解释兀的抬起了头......

却恰是对上你澄澈的棕眸。

与你投来的纯粹的视线。

我一慌,良久才从嘴里生涩地吐出几个字:“......我吃不了辣的。”

你突然有些诧异,不过这样表露在外的情绪很快随着笑容的到来一块抹散:“我觉得你可以试试,其实不是所有的都特别辣......”

“尤其是辣条。”

你一本正经地默默补上了一句。



“Jockey在后面。”

对方的判断准确无误,键盘上灵活操作的左手微微颤了颤,我意图操纵那个驼背的感染者跃上某个生存者的肩头,数秒后却连同弹道都没能看清,仅剩屏幕上显示的一行清晰的小字「你死了」。便再无作为。

反应还是这么快啊......

将温热的水灌下略微干渴的喉咙,我偏头紧盯着屏幕等待着十几秒的复活CD过去。

“玩久了的话你也可以做到的。”相较柔和些的声音从喇叭箱缓缓传出,丝毫不失暗压的锋芒,我按着键盘的手猛地慢了半拍。

玩了将近2000个小时的人的确有资格说这个......

我腹诽着吁了口气,用手轻轻捏了捏鼻梁:

“其实我也还是菜笔一个......”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想寻得一个比自己还要厉害的人引领,贪心渴望有这样一个人同自己走向胜利。曾有的重负似乎足以从此消失,只需尽自己所能,一切都无需过于操心。

“走。”

你留下一个简短的字眼,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

我就这样看着你前进的背影一点一点地和我当年的背影重合,但又有些不一样。

多了一分老练,和成熟。

我无由地倍感欣慰,原来一直以来祈求的愿望就这么成真了,甚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突如其来的满足感从那时开始便充斥着曾经执着的心,如若安定剂似的,不知缘由地感到心中一直吊着的那个重物消失了。

同这可靠的背影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再也找不回。



“生日快乐。”

真诚的祝福在耳边响起,我径直走向了堆满了不明物体的餐桌。

“你给我的生日礼物就是这些辣条?”我不免感到又好气又好笑,对于满桌的辣条的壮观景象,只是迎着窗外耀目的阳光,轻拍了拍残留在包装袋上的细小灰尘,视线追逐着看似微不足道的礼品却未抑地唇角微勾。

“辣条难道不好吃么?”午后的阳光稀稀疏疏地洒在你似乎有些不满的脸庞,他不再将目光转向我,而是背过身,神秘兮兮地掏出了一个盒子[虽然我怀疑是他懒得拆包装了],“这个是顺带的......”

一股来自奶油的醇香渐渐在空气中弥漫,我近乎惊讶地看着他拆完了略显复杂的包装,将那个表面覆盖着一层白色奶油的蛋糕拿出盒子。随而被毫无预兆的行为惊得一时无言。

“你喜欢吃甜的吧?”

嗯。




雨水不断击打着浸湿的水泥地,地面上早已形成了许多水潭,聆听着雨落到房顶发出的“啪嗒”声,我蹲下了身,远远地望见了大街上经过的花花绿绿的伞,看久了就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视线稍微模糊了些。

早知道就不乱立flag了。

出门的时候我就不该想“今天天气这么好,不会下雨的”。

“诶……”不知为何,此时无计可施的状况让我格外地想叹气。

秋季的风有些凉飕飕的,并且时不时夹杂着一点冰凉的雨水。我缩了缩身子,努力撑起了被风吹得有些神智不清的脑袋。

“陆夫人?”

你突兀的出现在我如湖水般平静的心境上泛起了一丝波澜,明明分量很轻,却还是溅起了层层水花。我急忙从地上站起身,转身望向有些淋湿了的你。

“你怎么在这?”这家伙会来图书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我出来买辣条,结果半路上他喵的竟然下雨了……”你斜眼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略显抱怨地靠向了门口的柱子。

“是嘛......”

这个辣条买得还真是远……

那时的我并没有当场就揭穿你的谎言,只是一言不发地和你在图书馆门口待了一会儿。

雨势渐渐大了起来。

时间已迫近黄昏,天空中却还是布满了不安的深灰色,我感受着身边陌生人的来去匆匆,恍然间察觉到了些许的不对劲。

......这就是不好的预感吗?

“雨……会停吗?”

像是希望得到我肯定的答案似的,你突然开口道。

那种预感愈来愈强烈,如同那永不停息的雨一般,而我此时的内心竟不知由来地开始波澜起伏。

“不会。”我垂下眼,淡淡地说道。

他一听,偏头注视着愈发密集的雨丝,低低笑了起来。


我直觉莫名,倒也隐隐猜到原因,便无奈调笑道:“也不是每次都反着来啊。”


“既然夫人都这么说了,那不就一定会停了么。”


他敛起了些笑意,转而微俯下身浅笑着拍拍我的肩。


“不会的。”


异常坚定的语气,连我自己都感到意外。


这种感觉非常熟悉,我却说不上任何缘由地模糊了视线。


望不见对方的表情,只好抑制住接踵涌上的愁意,维持住蹲下的姿势不敢出声,生怕这唯一开口的机会错失在喉咙的阻塞中。


“有什么事吧。”


明明是他来找、他在问,却说得像肯定句一样。


我踌躇着,点了点头。


“嗯……”他从鼻腔里蹭出一个沉重的音节,像在犹豫,“可挺好的,我这么觉得。”


“啊?”我疑惑。


“我来找你,只是因为想而已。”


“所以啊,夫人………”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你知道雨一定会停的,对吧?”


我瞪大了双眼,颅内不断地回响着那句话…难于拼凑字眼,难于言语。一种从未命名的复杂愁绪就那样覆水难收地扩散,直至最终的念想归于一片空白。

你在……说什么?

黑暗笼罩了有限视野,雨声渐欲消逝于耳畔,我挣扎着想回身去寻找那道走在前端,挺起一切的身影,可身处之地空无一物。

眼前惨白的石碑压迫着视觉,来自双膝的酸痛和地上的冰冷宣告着现实。

我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了很久很久之前的事,再也无法触及的事。

抿唇苦笑了一声,静默着感受着来自秋季的阵阵凉意,听着细风吹动叶片的声音,仿佛又见着了你操着n和l不分的口音,那样笑着对我说:“陆夫人,要来一根辣条么?”

我倏地从地上站起了身,只觉得心中有一股难以言喻的钝痛。

「你不喜欢吃辣的?」

「我觉得你可以试试,其实不是所有的都特别辣......」

「尤其是辣条。」

「Jockey在后面。」

「玩久了的话你也可以做到的。」

「走。」

「生日快乐。」

「辣条难道不好吃么?」

「这个是顺带的......」

「你喜欢吃甜的吧?」

「陆夫人?」

「我出来买辣条,结果半路上他喵的竟然下雨了……」

「雨……会停吗?」


那捧在碑前的白花散出沁入心扉的花香,我在沉寂中阖上眼,耳侧却猛然回响起了你的那句:

“我喜欢你。”

我也是。

Fin

评论(5)
热度(16)
© Raku小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