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陆】狙击(脑洞段子,杀手设定)

注意:文笔渣,设定奇异

黑色的夜空中一反平常地没有一颗明亮的星星,即使是有着月光照亮的夜晚,也略微显得有些昏暗。而作为一个重要任务的执行日,这样的景致似乎并不是什么好的预兆。陆夫人倒吸了一口顶楼的凉气,缩了缩冰冷的身子,硬是强迫自己不去管心中不知缘由的不安,将手中的无线电耳机嵌进了耳朵里。

“一切正常。”

谷歌的声音带着些许的风声,虽然这并不妨碍他们之间的对话,但陆夫人还是莫名地皱起了眉。

毫无理由的、不祥的预感……

陆夫人并不是怀疑谷歌的实力,倒不如说他特别信任谷歌。尤其是他的狙击技术在他们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算是出了名的精准,只要谷歌按正常水平发挥的话,基本上就不用担心失败的情况。

可让他这样不安的任务,还是第一次。

目标并不是什么大牌人物,只不过是个稍微有些名声的律师罢了。恐怕这次委托人也是和他有什么恩怨才委托他们暗杀律师的吧。

律师真是个不讨好的职业。

陆夫人苦笑了一下,转而又专心观测着目标的动向。

谷歌将倍距螺旋扭到最大,在一栋废弃大楼上调整着视角,最后缓缓锁定在了接近窗口的一个人影上。他轻轻抚了抚被他握得有些发热的扳机,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汇集到右眼,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平复了一下情绪。

陆夫人看准了目标来到窗口的时机,在确保万无一失之后,才向耳机那边的谷歌低声说道:

“动手。”

几乎是同时,谷歌的手也没有丝毫犹豫地扣下了温热的扳机,伴着金属子弹迅速冲出枪口的声音,那个中年男人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被子弹贯穿了脑部,径直倒在了地板上,发出了沉重的声响。

一枪毙命。

见目标成功被谷歌准确无误地杀死,陆夫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但那股不安感并没有因为目标的死亡而减轻,反而变得更加强烈了起来。

陆夫人向来是队里直觉较好的,但是以他本人的身体素质和机能几乎不可能做到将这份直觉完整地发挥出来,所以在大多数的任务中,他都负责了观测员的位置。不过他最擅长使用的还是突击步枪,因此狙击暗杀的任务基本上都与他无缘。

可是这次为什么偏偏派了他来?对付这样的人明明只需要谷歌一个人就足够了啊?

他有些难以忍耐地敲击着眼前有些生锈了的栏杆,伴随时间流逝而降临的深夜隐没了他眼前光明的世界,似乎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东西,正隐藏在这一片夜色之中悄然进行着。像是要确认什么似的,他不断搜寻着周围的情况,正打算让谷歌早些收工,然而远处大楼延伸出的半截擦得发亮的枪头却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更糟糕的是,它的枪口正对着在塔上待机的谷歌。

这个型号是………

“谷歌!”

那是一声干裂的枪响。

子弹在微弱的月光下泛起了一层镀金色的光芒,当谷歌察觉到另一个狙击手的存在的时候,他只能一味的将枪口朝准对方,直到子弹冲破了狙击枪的瞄准镜,擦过他的脸颊,直直地打向耳边的无线电。

耳旁传来的电流声和脸上的擦伤让谷歌吃疼地皱了皱眉。

“不可能的……”屋顶猛烈的风将他的意识吹得有些涣散,像是从理想的梦境中被强制打醒了一般,陆夫人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听着从耳机里传来的阵阵忙音。

没有回复。

如果要准确无误地射中谷歌的话,必须从800米以外的大楼上进行狙击才行。但是——

“那种距离,怎么可能?”

谷歌干脆将报废了的无线电扔向一边,全然不顾从脸上传来的疼痛,意味深长地看向了子弹射来的方向。

刚才透过瞄准镜看见的枪的型号……

风带起陆夫人紫色的发丝,宛如在平静的海面上掀起一阵阵大浪,他惊讶地望着漆黑的狙击枪渐渐地缩回窗口,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在他心中油然而生。

他一辈子都不会认错。

LR2A……

“老E的爱枪。”

陆夫人轻声道出这个令他自己都无法相信的事实,他篡紧了口袋里的那一发有些破旧了的12.7毫米口径的金属子弹,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熟悉的号码却刺痛了他的眼眸。

他愣愣地将手机接起,试图向电话那头的人问个究竟:“老E,你……”

“放心吧,我只是破坏了他的无线电而已。”老E的语气十分的平缓,一如既往的口音让他有种莫名的安心感。

可你为什么,非要以这样的方式回来?

一直以来都想要说的话语在那一刻竟同时汇聚在了一起,万般纠结的情感让他一时语塞在了那里。

“……为什么?”

他不理解。

甚至是不想去接受这个事实。

老E兀的沉下了脸,手机屏幕发出的光亮在黑暗的楼道里显得分外诡异,因为是背着光的关系,那个黑魆魆的身影只是伸手触碰了一下身旁变得有些冰凉的狙击枪,从他独特的棕色眸子里,逐渐透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息:

“下一次,我就不会射偏了。”

TBC

 

一定会有后续w放心吧,而且是HE!

顺便欢迎各位辣条【不】来E陆吧玩耍啊(づ ̄3 ̄)づ 

评论(6)
热度(30)
© Raku小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