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陆】狙击03

陆夫人在不知不觉中又睡着了。


或许是因为繁杂的事务太多,又或许是一时无法适应这般突兀的蜕变。他却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理由的累。


谷歌在此期间好像来过这里,还悄然无息地给他盖上了被子。


陆夫人不禁在心底里对谷歌感到有些愧疚,他从沙发上坐起身。一声并不怎么响亮的敲击声从玻璃窗的方向传来,陆夫人原以为是自己的劳累而产生的幻听,可就在他回过头之际,他竟出乎意料地愣在了那里,甚至感到了些许的后悔。


惊讶、喜悦、感慨、忧伤……截然不同的复杂情感竟同时在他心底里扎根,然后逐渐随着不停喷涌而出的潮水般的记忆一同向他袭来。


对方刻意地压低了音量,在窗外不断努力地向他挥手示意,似乎是想向他表达些什么。而那个白色的小平面能容纳下这样的身躯,连他也稍微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陆夫人并不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可他没有多想,倒不如说是不想去多思考。他只是下意识地走上前去,将那个上了锁的窗户就这样向外来者大摇大摆地敞开了。


这也许是他第一次作出如此忘我的举动。


对方一个完美的着地动作成功地落进了屋内,因为极其小心的关系,这一系列的动作并没有发出特别引人注意的噪声。


“现在你可以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吗?”陆夫人双手抱在胸前,一脸无奈地望着那道熟悉的身影灵活地从窗外翻进了屋内,“老E,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神出鬼没了?”


通过陆夫人潜入总部的老E只是朝夫人摊了摊手,然后轻声调侃道:“也不知道是谁没有一点警戒心就把外人直接放了进来。”


老E特意加重了“外人”这两个字,陆夫人深知老E话语中隐藏的意思,他却立马不动声色地将房门打开了:“现在半个组织的人都在找你,你偏要出门去自投罗网我也不拦你。”


“夫人你还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口=!?”


在老E充满怨念的目光中,他还是马上就把房门关紧了。随着门锁发出的“咔哒”声,陆夫人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那么,你找我有什么事?”


毫无疑问地直接切入正题,直到方才他还在怀疑这是否只是他的一个美好的梦境,然而老E确实是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甚至让他觉得无比的怀念。


“下一次,我就不会射偏了。”


那句认真得有些发狠的话仿佛在耳边再次响起,他不记得那时候的他在恍然之中都说了些什么,但那都不重要。他只知道自己在那一刻开始不由自主地发寒的内心,还有更多的,则是震惊。


直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剥夺了他的思考。


不过那天留下这样一句话狠话的人现在居然能够若无其事地出现在说话对象的面前,他还真的有些不明白老E的真正用意。


“夫人。”


在一片沉寂之中,老E缓缓开口了。


他的眼神很专注,之前从眸子里流露出的笑意早已被一股强烈而深刻的情感所替代。陆夫人兀的想起自己似乎盼望这一天许久了,可他却忘记了自己究竟是从何时开始的执着的等待。


他忘记了自己没能去阻止的理由,忘记了那时候被钉在原地怎么也挪不开的双脚。


老E走的那一天,他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那道背影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无能为力。


这样诺大的失去对陆夫人来说没有丝毫的实感,他只能愣愣地看着在自己面前露出忧伤的表情的谷歌,却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他无法理解。也不想理解。


为什么谷歌会露出这样悲伤的表情呢?为什么在与成员擦肩而过的时候,对方却以同情的目光看着自己?


陆夫人很快便发现了不对劲。


那个一直待在他身旁的身影消失了,连同着存在过的痕迹也一起。唯一留下的,只有存在于他脑海中的回忆。


只是那已经晚了。


于是乌鸦友好地拍了拍他的背,然后低声道出了一个让他难以接受的事实:


“大概……就不会回来了。”


窗外夕阳散发出的红光隐隐约约地映照在他那柔顺的深黑色发丝上,陆夫人看着被染成血红的一切,乌鸦的话语就如同这昏暗却又刺眼的阳光,这般委婉,却又这般的残酷。


时光的倒流在此刻倏地停止了,一切似乎又回到了现在,那个失而复得的如今。


“跟我走吧。”


唉?


陆夫人怔了怔,在心里反复确认着老E刚才说的每一个字。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他却还是能够看见老E眼底的认真,仿佛能透出一丝丝光亮般的敞亮,有一股正气正慢慢地从他的身上一点一点地渗透出来。


这一切未免发生得太过突然,以至于他迟迟忘了开口。


“为什么?”陆夫人硬是将那一瞬间差点脱口而出的“好”憋回喉咙里,故作镇定地将疑问丢给他。


“总之,你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老E的声音开始变得急促,仿若被什么不知名的东西追赶着似的,“谷歌那边我会想办法,所以……”


“你先把话解释清楚我才能作出决定。”他有些固执地看向老E,深邃的绿眸在亮丽的屋子里发出黯淡的光。消失了三年的人现在却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说实话,他根本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直到刚才都还是一愣一愣的状态。


这种感觉,很神奇。但是,又有些悲伤。


……


老E为难地皱了皱眉,时间的紧凑程度似乎并不是他能够想象的范围。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马上离开这里,连一分钟都不能耽搁。可面对陆夫人的请求,他最终还是决定妥协了。


“好吧。”老E轻叹了一口气,向后倚靠在了窗框的边缘,“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你可能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那都是事实。”


见陆夫人沉下了脸朝他点了点头,老E才缓缓地开口了:


“你真的了解BOSS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或者说,他值得你去冒生命危险吗?”


什么意思?


老E毫无缘由的提问让陆夫人感到些许的莫名其妙,他攥紧了眉头,仔细回忆着自己对BOSS的印象:


“我只知道他培养了我们好多年,花了很多心思在我们身上……”


“所以你觉得这样就应该回报他?”


手指敲击着茶几发出的阵阵微弱的声响将老E此时浮躁的心情毫无例外地暴露了出来,他好像并不怎么喜欢关于BOSS的话题。或者说,老E十分厌恶他。


“这……大概吧?”陆夫人有些底气不足地答道,他对BOSS的了解也只限于某些方面,说真的他完全不了解BOSS这个人,甚至连本名都不太清楚。


若是硬要拿一个词来形容的话……


他好像没有感情。


陆夫人对于自己下意识出现在脑海里的想法稍微有些惊讶,但是他很快便释然了。


“我希望你能够找出组织里的内鬼。”


内鬼……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


“他只不过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罢了。”老E的语气十分平缓,突兀的开口打破了房间内突如其来的寂静,“为了个人利益不择手段杀人的人,我真的无法继续在这种人所引领的组织里待下去。”


哪怕多待一秒都不能忍受。


拥有独特才能的他被提拔上来的时候,他以为自己继续努力终有一天便可以强到保护他人,同时获得BOSS的认可与尊重。


可是他错了,错得十分彻底。


BOSS理所当然地开始器重他,他隐隐觉得自己与BOSS之间的遥远距离正不断地缩短了一些,和身边伙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了。


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当他那天碰巧经过了那个被保护得过于严实的办公室的时候,他听见了争吵声,从虚掩着的办公室的门内清晰地传了出来。


他还是第一次听见BOSS如此激动的声音。


BOSS向来给人的印象都是冷静无比,甚至有些麻木不仁。


然后他听见了一个耳熟的名字,还有从BOSS的咒骂声中捕捉到的些许不对劲。他开始怀疑,开始质疑BOSS的身份和那些任务的由来。


与周围环境不符的向外发散着耀眼光线的屏幕上写的一个个规规整整的黑体字说明了一切事实,他顾不得从双眼传来的疲惫感,颤抖地握着鼠标,将滑轮向下滚动着。他在脑内整理着所获得的情报,很快便得出了一个令他无法接受的真相。


第二天,他被下达了一份任务。


任务目标的资料中写的名字让他有些失神,竟难以置信地在原地呆愣了许久,然后抬头望向了听说自己要去完成暗杀任务而来送行的陆夫人。


要走了啊……


他抑制住想要走上前去告诉陆夫人真相的冲动,将背得他有些发酸的沉重的狙击枪轻轻地放在了地上,就这样将那个身影一把拥入了怀中。


他没有理会陆夫人露出的惊讶的神情,只是闭上了双眼,静静感受着彼此的温度。


这一刻,即是永恒,该有多好。


“那么,我走了。”老E将装着狙击枪的黑色布袋背上肩头,一如既往地留下了一个背影,但不同于平常的是,这次他没有回头。


如果他回过头去留恋的话,那么他所下定的一切决心,做过的所有努力,全部都会功亏一篑。


老E快走到了门口,屋外的阳光正好,他悄悄篡紧了手中的资料,在欲出门之际却隐隐听见了身后的陆夫人对即将离去的他说:


“再见。”


……再见吗?


大概是察觉到了他身上些许的反常,果然瞒不过夫人呢。但是,夫人肯定不会知道自己的目的吧。所以,稍微有些困扰啊。


他自嘲地笑了笑,猛地抬脚踏出了那道门槛,不带一丝犹豫地回应道:


“拜拜。”


不是“再见”,而是“拜拜”。


他知道,下一次见面,或许是在很久以后,亦或是永远都不。


打从一开始,知道真相的人,就没有留下来的选择啊。


评论(6)
热度(26)
© Raku小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