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陆】狙击04

Hank和乌鸦的cp叫什么名字◡ ヽ(`Д´)ノ ┻━┻ 


-----------------------------------------------------------------------------


“……后来我就把资料给撕了。”老E半垂下了眼帘,看着陆夫人越来越沉重的表情,轻声道出了他所知道的真相,“那次好像是因为股份的关系……而你们上次的那个任务目标,是因为他在官司上辩护,使得和BOSS关系近的一个线人输了官司吧。”


一直以来所做的,在一瞬间被否定的感觉让陆夫人的心情变得格外的复杂。


“而且,还远远不止这些......”


“是毒品。”陆夫人像是猜到了老E接下来所要说的话似的,抬起头回应着那道向他投来的强烈的视线。


老E对于陆夫人知道的一些实情稍微有些吃惊,他只是“嗯”了一声,便示意陆夫人继续说。


“果然啊。我之前以为毒品是和内鬼有关,但是稍稍调查了一下之后发现事实并不是这样。”见自己的判断无误,陆夫人总算是确信了这个有些难以置信的猜想,“我以为是有人借着组织贮藏毒品,然后再偷偷地交易出去,这样就可以从中获益。可我没想到BOSS竟然就是幕后操控的其中之一。”


“对,虽然不知道他在背后究竟支持了多少个人,但是一旦他倒了肯定会有连环的效应。”


他望着老E略显惆怅的表情,耀眼的光芒淹没了他所熟悉的脸庞……


过于明亮的灯光扩散出阵阵的暖黄色,陆夫人硬是顶着刺眼的灯光,望向站在前方颇有气场的那道身影。


他好像看见那个没有丝毫感情浮动的脸上流露出的复杂神情,然后看着他张开那干裂无比的唇,道出一个又一个奢华的谎言:


“只要这个世界还多存在一秒,那么受苦的人就会多一个。”


“他们,都是一群犯罪了却而无法受到惩罚的人。”


“我们……”


“他根本就不把你们放在眼里,在他眼中,也只有他自己是最值得信任的人。”把原委诉说出来的舒畅感占据了老E常年揪着的内心,他缓缓走上前去,


“那么,你的回答呢?”


陆夫人沉默着,任由一股不安逐渐埋没在心底,他深吸了一口气:


“这三年来,你都做了些什么?”


面对陆夫人的提问,老E没有感到一丝惊讶,反而坦然地闭上了眼。在一片漆黑的视野里,却仍然能清晰地听见在耳边回响的永不停歇的枪声。


“说实话,我记不太清了。”


他确实没有说谎。在一开始的一年里,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枯燥无味的,毫无任何改变的生活,使时间的流逝变得过于勉强。


他只记得那时无休止的训练,一次次地举起手中的枪,一次次地扣动扳机,一次次地射中鲜红的靶心。再也维持不了日常的生活,再也感受不到内心的麻木与钝痛,这一切,对他来说,似乎并不值得。


但他不后悔。


到了第二年,他遇见了一个奇怪的人。


他自称“Hank”,而当老E看见他的时候,是在一个刚发生过枪战的废弃工厂。


空气中夹杂着许多细小的尘粒,令人感到些许的不适,老E踏过一片片狼藉的尸海,开始变得凝固的鲜血在不断告诫着他已经来晚了的事实。


只不过是小组织之间的争斗,但也算是蛮大的规模了。


他本打算搜刮一些武器和子弹,可就在他蹲下身的一瞬间,流经脚下的鲜红色液体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老E寻着血液的方向望去,那是一个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少年,而从少年的左腹,正源源不断地流出即将代表他寿命的鲜血。


少年艰难地向前前进着,每移动一小段距离,都会在水泥地上留下殷红的痕迹。老E早已见惯了这样的情况,只是他的视线无法从对方的身上移开。


从他深邃的眸子里竟直直地透出一种难以磨灭的强烈渴望,穿透了朦胧污秽的一切,那么的纯粹。


想要活下去。


老E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了这般深刻的信息。


于是他默不作声地站起身,来到了少年的跟前,远处传来的若有若无的警笛声催促着他快些作出选择。


管他呢……


老E最终还是将少年从地上扶了起来,全然不顾身上洁净的衬衫被他人的血所染红,刺鼻的血腥味刺激着他的鼻腔,他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前进的脚步。


带着Hank成功逃离工厂后,老E做了些紧急的包扎,总算是将血止住了。Hank伤得很重,在老E近乎放弃希望的时候,他却毫无预兆地睁开了紧闭的双眼,从死亡的边缘硬是被拉回了这个绚丽的世界。


“嗯?天堂怎么是这个样子的?这不科学。”


这是Hank醒过来时说的第一句话。


他喵的他带回来的都是什么人!?


老E不禁有种想要掀桌的冲动,他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这次他带回来的可能是个大麻烦。并且,还会严重地影响到他的生活。


尤其是如果在Hank面前提起乌鸦,他总会有种莫名的激动,然后扯出一句:“老E你认识一个人叫乌鸦么?”


好吧他承认他在组织里认识乌鸦这个人,也多少有点交流。不过Hank对乌鸦的怨念到底有多深啊?!他上辈子欠你一百万吗?


“老E你快看我打手枪!”


“你够了。”


而且还是个会开一点内涵笑话的人。


老E曾问起过Hank,那时候的他究竟为什么会有着那么深刻的执念,甚至能够穿透灵魂,好似来自内心深处的呐喊与叫嚣。


“那个时候,我只是单纯地想活下去而已。”Hank抬起头看向湛蓝的天空,淡金色的阳光穿过云间轻柔地撒向了荒凉的平地,他丝毫不在意老E再次提起这个话题,“你又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什么而走上这条泥泞的道路?


“......也许是信念吧。”


想要......变得更强。这样就足以回到那个充满罪恶的地方,将他从名为“谎言与欺骗”的泥潭里拯救出来。


所以,他回来了。


悄然消逝的时间仿佛预示着终末的到来,听完了老E经历的陆夫人不由自主地有些感伤,伴随着犹豫带来的沉默将气氛烘托得格外尴尬与僵硬。


良久,他主动地上前触碰了那个多年沾染了枪械的苍冷的手,轻声对他说道:“走吧。”


老E不由得勾起了嘴角,将原定计划向陆夫人全盘拖出,可是那些计划都完美地避开了谷歌,完美得有些过头。


“那谷歌呢?”


不出老E所料的,夫人果然问了这个问题。


“大概会比较困难……”


毕竟,谷歌他……


老E默默地在心里揣摩着BOSS的心理,却得出了一个不算乐观的结论。


“我得现在去找他。”想起之前欠谷歌的种种人情和沙发上散乱的毯子,他的心口竟莫名的堵得慌。


就算是晚了一秒,他都会失去绝佳的机会。


“夫人,谷歌他其实……”老E顿了顿,许久没有感受到的迟疑的感情在他的心中愈来愈强烈,从陆夫人眼中渗透出的焦虑却顷刻让他语塞了。


“嘘......有人来了。”老E突然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伸手做了个安静的手势,房间外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强制中断了他们之间的对话。


老E似乎并没有藏起来的意思,而是顺手拿起了一旁柜子上的备用手枪,在心里已经盘算着要将即将踏入这个房间里来的人铲除。


陆夫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有些老旧了的门被“吱呀”地一声推开,然后无能为力地放任那个再熟悉不过的黑发少年进入到他的视线范围内,甚至让他惊讶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是谷歌。



TBC


对于真相的一些解释:

谷歌和老E还有陆夫人是好友的设定,在组织里经常形影不离,但是随着老E被BOSS的重视,和某一次的契机,老E发现了组织的真相【BOSS表面上说得很好听,是为了制裁罪恶,事实上其实幕后通过这些来获取利益,完全是个自私的人】由于第二天目标的名字与在BOSS讲电话的时候捕获到的名字相符,因此确信了这个事实,之后向陆夫人道别,就离开了三年。这三年里一直都在努力锻炼自己,希望陆夫人和谷歌脱离组织,如果不这样做很容易被BOSS所怀疑,对于BOSS来说就是不安定的因素,大家都活不了。而老E决定回归的时候,偶然潜进组织获取了最新任务的情报,发现执行者是自己最熟悉的两个人,他必须阻止杀人的行为,所以远程狙击了谷歌,当作是警告,而放出狠话也是同样的目的。

关于谷歌……我就不剧透啦w


评论(7)
热度(32)
© Raku小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