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陆】狙击06

这一波终于虐完了,严肃食用w

----------------------------------------------------------------------------


老E变得有些怪异的行为引起了谷歌的注意,看着他的左脚仅仅是轻轻地触及了一下地面,和他脸上忍痛的表情,谷歌便知道了个大概。


谷歌打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想要增加老E的动作幅度,弹道也是根据情况而设计好的。只是他原来也只是想让老E的肌肉感到疲劳,从而放慢速度罢了,出了扭伤的特殊情况还是让他稍稍感到些许的吃惊。


黑桐谷歌……真是个可怕的人啊。


老E苦笑着咬了咬牙,强忍着左脚扭伤的疼痛,转头却恰好撇见了身旁擦得透亮的一面镜子。即使此时的他并不想看见自己难得露出的焦躁表情,可他似乎透过这面镜子想到了些什么...


镜子啊……


他记得房间里好像是有三块这样的镜子。


老E猛地站起了身来,谷歌对于他毫无预兆的行为怔了怔,举枪打算瞄准正在快速移动中的老E。可是因为障碍物过多的关系,谷歌根本无法准确瞄准,但他很快便静下心来等待一个较好的时机。说什么也不能随便把最后一发子弹用在这样吃不准的状况下——更何况,他根本不知道老E打算做些什么。


而且明明脚已经伤了,却还能做到这么快的速度吗?


未知的事物多得让谷歌有些劳累,但这般紧张的节奏却总是促使他时刻保持警惕和大脑的高速运转。


老E跨过了最后一个遮蔽物,在它完全遮住了他的身影的下一个瞬间,谷歌发现老E毫无防备地出现在了自己的左前方,并且将枪口对准了自己。


不错的计划……但是,太慢了。


谷歌承认他的心中对老E还是有一点小小的敬意的,但就在他举起那被他握得变得温热了的手枪的那一刻,他几乎是在努力迫使着自己忘记过去。有什么复杂的情感在他心底膨胀,他再也忍受不住矛盾的想法互相碰撞,最终还是缓缓地扣下了扳机。


抱歉……


“生日快乐,谷歌。”


阳光从透亮的窗户映射进室内,在桌子的圆角上形成一圈七彩的光晕,谷歌眯起了双眼,然后看着陆夫人将手中看似美味的奶油蛋糕递向他的手中。


“这是……给我的蛋糕?”他好像听见自己惊讶地说道。


“对对对,谷歌你就收下吧。本来还想加辣条的但是被夫人阻止了啊,真是太可惜了╮(╯▽╰)╭”充足的阳光将老E的棕发照得发亮,他遗憾地拍了拍自己的肩。


“老E你确定加了辣条还能吃?!”


“辣条怎么会难吃呢?”


“那你解释一下辣条和奶油是什么奇异搭配?”


“哪里是奇异搭配?明明辣条配什么都好吃!”


还没来得及道谢的谷歌在一旁看着这场莫名其妙引发了的闹剧,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眼前的一切,就伴着笑容一同消逝。


“砰——”


那是紧随枪响同时响起的……


没有想象中的鲜血,他听到的,只是玻璃碎掉的声音。眼前那属于他的最后一发子弹深深地陷入了其中,渐渐地向外扩散出来了一道道裂痕。


……镜子?


他瞪大了双眼,像是突然悟到了什么似的急忙回过了头。


晚了。


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在那一刻抵上了他的脑门,老E趁着他被表象迷惑的时机,迅速来到了他的身后,并且成功地将枪口指向了他的要害。


谷歌怔了怔,手枪在不知不觉中已从他的手中滑落,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你还是老样子啊。”老E上扬的语气显得格外的游刃有余,锐利的目光注视着谷歌的后脑勺,“过于依赖你所认定的常识,这是你的坏毛病。”


莫名的熟悉感化为谷歌沉默的理由,空无一物的手心因为恍然间失去了些什么的缘故,逐渐篡成了拳头。


“这把手枪里,从一开始就有十发子弹。”


老E将视线转向了地面上的小型手枪,右手的食指缓缓地攀上了扳机。


胜负……在他习惯性地认为手枪里只有九发子弹的时候就已经定了啊。


在那一瞬缩小的瞳孔,和内心深处的那一分不甘心,都无一例外地暴露了谷歌的惊讶。


大概不过三秒钟,这个小小的杀人凶器就会响起,他或许会感到一瞬间的痛苦,然后向后倒向硬邦邦的地板,渐渐将深灰色染成一片片血红。但是没关系,他马上就可以解脱了。


也许他很快就可以理解这个被许多人类热议的死亡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东西了。是救赎?还是只属于他的噩梦?没有人知道。


不过,面对他的,只可能是充满刑罚的地狱吧。他自嘲地笑了笑,几乎难以想象自己用沾满鲜血的手去触碰天堂的一切事物。这个充满罪恶的他啊,并不求被任何一个人所原谅,可他是多么的想偿还对朋友举枪相向的罪孽。哪怕一次也好。


“那就拜托你了。”


背对着BOSS的谷歌颤抖着触碰着办公桌上有着压抑气息的漆黑步枪,唯有黑白色调的世界几乎没有一丝光明。似乎有微光穿过卷帘中的细缝,将最后一抹光摔在了他的脸庞。


“犹豫只会让你丢了性命。”


这就是事实。可他不想承认。


“你知道的。他是背叛者。”BOSS毫无光泽的眸仿佛能够直直地穿透一切虚像,看见在那之后的不为人知的事物,“多年以后,那家伙一定会回来。”


“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必须要铲除掉他。”BOSS没有一丝起伏的语调吐露出了这般残酷的话语,令他感到无比的寒心。


他不记得自己究竟回答了些什么,唯有印象的是,那个因为老E离去而再也没了笑颜的身影在那一刻浮现在自己眼前。然后他兀的停止了颤抖,抚上了眼前冰冷的枪械,用微弱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对自己说:


“好。”


世界恢复了原有的色泽,只有脑后的冰凉才能够让他体会到存在的实感。


他闭上眼等待着审判的到来,一秒在此时此刻似乎被无限地延长,像是度过了好几个世纪一般,那个枪口终究还是动了。


啊啊。虽然很遗憾,但是他的生命就要葬送在老E的枪口了。


就算很不甘心,但在最后,他承认他有些后悔。后悔没能早一些察觉,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在那个时候起身反抗。


可是,枪声没有响起。


那个触感逐渐从他的脑后消失,老E平缓的语气让他有些恍神:


“这样就好了吧?”


好了吧?


强烈的光线与方才黑暗的视野的对比在此刻同老E眼中深藏着的光芒一起汇聚,令谷歌有些睁不开双眼,可他却能清楚地意识到……


“是我输了。”


与谷歌认输的决定一同响起的,是门把转动的声音。


随即闯入他的视线的是有着一头紫发的少年,感受到对方传来的关切的目光,曾经的记忆在此时不断作祟着,谷歌只能强忍着万般的伤感,勾起了嘴角。


若是放在过去,肯定会有人和他说自己的表情比哭还难看吧。


只是,那都无所谓了。


“你们走吧。只要穿过前面的大厅,就可以从这里出去了。”谷歌缓缓转过身,背对着他们低下了头,看向那个再平常不过了的深灰色地板,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什么也没有改变的三年前。


即使那时的自己几乎弱小到无法自保的地步,但是他从未想过要放弃,一次都没有。


过去是。现在也是。


“那你呢?”


陆夫人望着不远处有些孤独的谷歌的背影,屋内的白炽灯将他的脸庞照得异常的惨白,灯光在他深色衬衫上勾勒出一圈挺阔的色泽,却也越来越暗。不知由来的,左心口竟乱七八糟地糊成了一片。


这就是不好的预感吗?


“我还有事。”他还有最后的使命没有完成,所以,坚决不能离开这里。


这家伙,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活下去吗?


“……谷歌。”老E突然出声叫住了准备离去的谷歌,“你不会后悔吗?”


“也许吧。”谷歌停下了远去的脚步,从敞开的窗户吹来的风在狼藉的室内带起了一阵阵细小的动静,那股刺骨寒心的凉意深深地印入了每个人的心中,在感到莫名的忧伤之际,有什么湿润的东西沿着寒风吹向了半空中,逐渐融入了周遭的氛围。


“可是,谷歌……”陆夫人正想说些什么,谷歌却猛地回过了头。


没有任何话语。


回应他的,只是谷歌向他挤出的笑容。


好似被温暖柔和的清风所拂过,又好似被绵绵的细雨所洗礼,只是,更多的无奈的情绪却盖过了这美好的一切,不留一丝余地。


突如其来的揪心痛楚,令人无可奈何的强烈的失去感打湿了眼眶,视线变得分外的模糊不清。曾经的记忆就像潮水一样从脑内喷涌而出......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以自己的意志去做一件傻事的时候,希望你们不要阻止我。」


陆夫人愣在了原地,竟没有执意去阻止正一点一点离他们远去的谷歌,只是看着过去稚嫩的背影和如今的他慢慢地交织重合在一起,什么都没有做,也什么都做不了。


「谢谢。还有,对不起。」


他走了。


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不留下任何的痕迹,只留给了他们最后一个故作坚挺的背影,和那个刻骨铭心的无奈笑容。


陆夫人在那里站了很久很久,不断想象着下一秒谷歌又转身探进门内,然后笑着对他们说他改变主意了,刚刚都是在骗他们的。直到身边的老E走上前去拉起了他的手,对他淡淡地说道:


“走吧。”


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


他一直以为,这条看似崎岖,并且充满了罪恶的道路,只要有了你我,就可以咬着牙、坚强地走下去。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脚下的道路在不知不觉之中产生了严重的分歧,在即将分道扬镳之际,他只能看着过去一起并肩作战的身影,永远地消失在他的面前。


而他,却无能为力。


那些时光成为他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永远也回不去。


评论(17)
热度(37)
© Raku小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