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陆】狙击07

本来还想再修改一下的……但是,要被查水表了还是更吧!
我真的是谷歌真爱不要打我!ヘ(;´Д‘ヘ)

=========================================================

谷歌望着眼前沉重的办公室大门,将兜中的手枪又握紧了些。

那无法褪去的冰凉感逐渐染上他的指尖,他站在门前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凝重地叩了三下那道似乎是有着良好隔音效果的门。

门开了。

BOSS一如既往地坐在那张办公椅上,桌上庞大数量的资料堆几乎快要堆积成山,过于密闭的空间的压抑渗透进了骨子里。

“是谷歌吗?”

BOSS没有丝毫起伏的语调好似在预示着潜藏在深处的不安定因素,谷歌从来都不知道这个能够策划精密到近乎完美的计划的首领究竟在想些什么,包括他的最终目的,和所做事物的原因。

“嗯。”谷歌轻轻应了一声,前脚已踏入了办公室内深色的地板上。

“成功了?”即使BOSS的言语比起平时亲和了许多,但谷歌还是提高了警惕。

“嗯。”

他撒了谎。但是,只要创造出机会就可以了。

他向前快走了几步,一直捂在口袋里的手在那瞬间带着黑色手枪一同抽出,他能清楚地感受到瞄准和射击似乎都是同时在进行,没有一丝颤抖,干净利落的判断令人无可挑剔。

“砰——”

干裂的枪响在封闭的环境中回荡着。

***

车轮在地面上印出了清晰可见的痕迹,即使他们仍然在前进着试图摆脱狙击手的追击,但老E心中却早已对结果有了底。他伏下了身子,手中的爱枪变得比平时稍轻了一些的重量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束手无策。

难道就没有任何办法了吗?

“调头。”

在这般紧要的关头,陆夫人竟平静地说出了一句让人无法理解的话语。

血色的夕阳在车辆的前进中巡巡落在了他的脸庞,好似点点星光,黯淡却又那般耀眼。与老E焦虑的心情截然不同的是,他所流露出的神色里多了一分震惊,多了一分不解。

他们都以为陆夫人是疯了,才傻到去接近一个未知的敌人,本就缺少的弹药也全都被用光了,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资本去赌这一把。

驾驶座上的Hank即使心里还存留着许多犹豫,但光听陆夫人坚定的语气,他便能够读出一些重要的信息。

他是认真的。

在与陆夫人交换眼神的那一刻,老E如是想到。

***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没有射中。

他没能再看清白墙上的弹孔,那一刻,和着BOSS讽刺般的言语突兀地到来的未知情况导致的讶异盖过了腹部传来的疼痛,银色的刀身在灯光下隐隐地发出微弱的光,随即溅出的温热液体浸湿了干净的地板,浸湿了闪着杀戮的光芒的刀尖。

谷歌只觉得一阵阵的脱力,小刀的抽出带来的痛觉麻痹了他的思考,他瞪大了双眼,用尽最后的力气回过了头……

纯黑手里握得发紧的小刀,和他嘴角露出的微笑,充斥着谷歌的视野。

纯黑...为什么会?

瞬间到来的惊讶和越发迟钝的大脑让谷歌说不出一句话来,失去支撑能力的身躯很快便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上。视线因为血液的流失而逐渐变得模糊不清,他看见纯黑在粘稠的血泊中走向了触手可及的首领,在地板上流下了沾满鲜血的脚印,而首领竟向纯黑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你来了……”

喷溅在地面上的殷红色正以他为中心向外泛起轻微的血浪,谷歌想要从地上爬起身,却使不出丝毫的力气。

动起来……

他原本想舍弃生命来偿还对好友举枪相向的罪孽,哪怕成功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零点几,他也下定决心要把那枚子弹嵌入首领跳动的心脏。

但到头来,他还是什么也没能完成。

“……”纯黑没有回话,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你来的真是时候,我……”

BOSS的话说了一半,便再也没有进行下去。

下一秒,血花在他的胸前绽放,他不解地望向沾满他人鲜血的纯黑,急剧缩小的瞳孔意味着纯黑的行动是如此的出乎他的意料。他抬起沉重的手握上小刀的刀柄,抽搐着试图将刀从体内移开,可是纯黑不会让他这么做。

那是一声像是拧紧了什么似的的声响,纯黑紧握着小刀,将尖锐的刀尖又深入了心脏一分。

藏在锐利的缝刃后的嘴角勾了起来,处在生命最后一刻的首领仿佛嘲笑一般地宣告:

“还没完。”

他已经死了。

意识到这一事实后的谷歌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洁净的办公室里仿若又响起了那如同宣告一般的话语,谷歌克服着强烈的睡意,仍保持着思考。

……不对。

他突然想到了些什么,视野却不听使唤地越来越暗。

还没完。

他好像隐隐约约看见纯黑向自己缓缓走来,只是,来自液体的温热再也无法温暖他变得冰凉的身躯,一切都归为虚无的那一刻,所有的思绪,所有的遗憾,都随着他变暗的视线一同消散了。

***

陆夫人一直坚信着身边的人一定会理解他的真实用意,在身子因为惯性向右倒了一些的时候,在车外的景物开始向左偏的时候,他知道他的信任从来都没有白费。

一切发生得有些过于顺利,原先已经做好了接下狙击手一轮攻击的准备,但下一发子弹却迟迟没有袭来。

车稳稳地朝着那栋大楼的方向前进着,就如同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还未等他确认安全与否,陆夫人便抢先在车紧靠在大楼的边上时打开了车门,像是确信着对方不会继续攻击似的。

无论是刚才出乎意料的决定,还是在他人眼里看来过于冲动的行为,都让老E觉得背后一定有着什么深刻的原因。

打算一同站起身的老E,却失去了重心向后跌坐回了座椅上。

卧槽!要不要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掉链子啊!

陆夫人感到怪异的目光向他投来,老E隐忍着左脚撕心般的疼痛,硬是撑起了自己的身子:“嗯……没事,走吧。”

“……真的没事吗?”陆夫人低头看向紧皱着眉的老E,有些质疑地开口道,“你头上的青筋多得都要爆出来了……”

“错觉错觉。”怪不得他痛的连太阳穴都有些隐隐作痛。

脚……

陆夫人并不是瞎子,虽然他不了解老E造成脚伤的原因,但是他从刚才开始就能够发现老E行为中的种种不协调。更重要的是,如果再这么逞强下去的话,一定会恶化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在老E即将再次迈出那只受伤的脚之前,陆夫人阻止了他。

就算老E再怎么极力隐瞒,也无法遏制住陆夫人知道他已经扭伤了的事实。可他居然因为个人原因而让陆夫人不得不照顾自己,独自一人去面对危险,说什么他都觉得无法容忍。

开什么国际玩笑啊……

老E本该平稳的心境在此时掀起了无数波澜,就连那股钻心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他唯一感受到的,只是从陆夫人言语中隐隐透出的他的无能,逼得他都快有种想要剖开任意一样东西的内部,在里面狠狠挠上一爪子的冲动。

“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比较好。”陆夫人看向老E有些微微肿起的脚踝,禁不住皱起了眉。都严重到这种地步了还执意要去冒这个风险吗?

陆夫人在老E异议的目光下转过身,朝废弃大楼的方向走去。老E再也忍受不了,一把抓起了夫人的手:

“喂……”

***

“你醒了?”

纯黑的声音从他的耳边传来,他吃力地睁开了双眼,即使腹部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完好,可他的手脚已经因为过度的失血而僵硬,只有视线还能移动了。

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喉咙里堵着的阵阵血腥味所影响,致使他拼凑不出一个完整的字眼。

“虽然我很想带你去医院好好地处理一下伤口,不过大概是没有可能了。”

纯黑对他笑了笑,转而沉下了脸。

“你想要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是陆夫人告诉我的。”

“没想到那个家伙还留下了一大堆麻烦,估计他早就料到有这一天了吧……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还挺‘佩服’他的。”

“现在想想……当初究竟为什么会被这种人给利用了呢?那些存活下来的残党,也不是本性就坏,而是因为他的死乱了手脚吧。”

一说到陆夫人,纯黑忽然意识到了些什么,低下头对上了谷歌的视线。

“嗯,是不是稍微说的有点多了?我必须得去那边帮忙了啊……”

帮忙?

谷歌显然有些放心不下,不仅是因为BOSS留下的那句意味深长的话,更多的,还是对自己两个朋友的安危的担忧。

“抱歉。我们不得不说永别了。”

听到永别两个字的同时,谷歌的心也猛地一颤,可纯黑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只是伸手轻轻盖住了谷歌的双眼,感受着黑色发丝穿过指缝带来的骚痒感,和从掌心传来的湿润。

“还有,祝你好运,谷歌。”

身旁的温度在那一刻悄然消逝,冲天的火光填满了纯黑离去的空旷,如同嘈杂的噪音一般的轰响吞噬了一切声响,任由远处传来的阵阵热潮击打着身边的碎块。

***

有什么小巧的东西落入掌心的触感让老E欲脱口而出的话语在他的脑海中逝去,金属独有的凉意像是他的镇定剂一般。陆夫人将手背缓缓地从上面移开,老E终于看清了那枚东西的样貌。

12.7毫米口径的金属子弹。

即使因为时间的历练,子弹原先明亮的金属光泽变得有些黯淡,但老E还是一眼便认出了这枚子弹的源头。

在夏日暖光的沐浴下,老E轻叹了一口气,拭去了头上因为训练而沁出的汗珠,靠在他身旁的爱枪被阳光照耀得有些发烫。

陆夫人悄悄地在他身边坐下,全神贯注地注视着他方才不小心滚落下地面的一枚子弹,虽然老E并不明白他到底在观察些什么,但还是毫不在意地说道:

“想要的话就送给你好了。”

“真的?”他突然眼前一亮,纵使对看破了自己心思的老E感到有些惊讶,但还是掩饰不住他从脸上流露出的喜悦。

像是什么宝贝似的……

老E勾起了嘴角,然后看着那枚泛着金光的子弹被陆夫人谨慎地收进了口袋里。

纷乱的记忆在此戛然而止,静静躺在手心的金属子弹宛如记忆的碎片般闪着微弱的光,老E攥紧了手心,没有再说些什么。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用它吧。”

这是陆夫人在离开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

当纯黑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迟了一些了。

他远远望见屋顶上那个与他差不多年龄的少年放下了手中的狙击枪,转而面对着这个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

目光交汇的一瞬间,双方似乎都从中悟到了些什么。

“……”少年沉默着走向了纯黑,身后背着一个被包的严严实实的细长布袋,他莫名觉得这样的轮廓十分眼熟,但他还是出于警惕地拿出了防身用的手枪。

少年就这么一言不发地越走越近,同时将系在袋子上的细线猛地拉开。

纯黑忽然察觉到了不对劲,几乎是出于条件反射的枪响在此刻迸发出来。而少年手中的布袋随着重力一点一点地坠向地面,露出了发着银光的刀身,紧接着……

“呯——”

那是一声让纯黑有些难以理解的声响。

少年拿着锋利的刀刃的手挥向了一边,似乎有金属子弹落地的清晰声响,但纯黑很快便惊讶地意识到……

卧槽!!徒手……切子弹?!?!

 

纯黑慌了。

少年靠近他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几乎让人难以捕捉。

又是几声连续的枪响。刀刃在一瞬间切开子弹发出的“叮叮叮”声无一不例外地证明了纯黑的一切远程射击都是无用功。

弹匣空了的干瘪的闷响在少年逼近的同时让纯黑低声轻啧一声,迅速作出决断的纯黑向一旁随手扔掉了手中的黑色手枪,他也不顾手枪撞击在水泥地上产生的清脆声响,右手抚上了藏在腰间的缠绕着绷带的小刀。

近乎是同时,迎面而来的强风将少年亮眼的粉色发丝在空中向后划过一个难以捉摸的轨迹,他以极快的速度冲到他面前挥起了手中的太刀,向下狠狠地劈去。纯黑的小刀勉强地暂时格挡住了这一攻势,刀刃和力道间锋利的交锋,不禁让他的双手有些发麻,但他一刻都不能松懈。

这家伙……有怪力吗?

像是要把他碾碎一般的力道渐渐通过刀身传来,纯黑紧咬着牙,还是经不住向后退了好几步。

形势不妙啊。

刀刃间的交锋分外得激烈,他好似能够听见尖端碰撞时发出的“滋滋”声,纯黑望着眼前没有丝毫压力的少年,心里十分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双手已经酸麻到极限了。

他兀的将身子向右偏,太刀顺着小刀的刀身滑向了左方,砍向了空无一物的地面。而缠在小刀上的白色绷带也因此褪去,露出了满是鲜血的刀刃。

少年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

纯黑抓住了这个可趁之机,由于方才的攻击而有些不听使唤的双手却还是能够紧握着刀柄,无任何差错地捅向了少年。

失去知觉的感觉在那一刻突兀的攀上了纯黑的内心,他觉得世界好像在刹那间颠倒了,又好像在刹那间变得狭窄了。

纯黑没有多余的力气再次举起手中的小刀……不,是根本无法做到。

地面上的粉尘呛得他有些难受,拿着小刀的手被死死地按在了背后,力道大到他根本无法动弹一分。

中计了……


对方是连同弹道都能看破的对手,就算是有着短小的攻击空隙,也足以反应过来将他所压制。然而在纯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

刀尖的冰凉逐渐跃上他的颈部,在即将挥动的那一瞬间……

“等等!”

熟悉的声音突然喝止了这一场战斗。

TBC

评论(22)
热度(41)
© Raku小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