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陆】狙击08(暂完)

纯黑和陆夫人是一起从那栋大楼里走出来的。


黄昏已过,沉重的夜色随之降临在巷子里,老E借着月光隐约望见陆夫人脸上复杂的神情,却还是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


没有受伤。也没有意外情况。


这一切顺利得可怕,让他不禁又提高了些警惕。


陆夫人知道那个少年就是大p,以前做任务的时候也多少和他有些交集,不过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这次却以这样的方式重逢,他还是十分惊讶于大P的实力。


不过他若是再晚一步,纯黑大概就已经死了。


双方的误会总算是在夫人的交涉中化解了,大p留下了有用的情报,便与他们分开了。


陆夫人唯一不知道的是,大p在打出第一发子弹之后,为什么就没有再继续攻击的原因。


大概……是他独特的发色救了他吧。


“等一下……”大p收起了枪械,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叫住了欲离去的陆夫人和纯黑。


“然后他就把子弹全部都送给我们了。”


陆夫人轻快地述说着在那之后所发生的事情,顺手将从大p那捎来的显得格外沉甸甸的箱子转交给了在前座不停感叹着数量之多的乌鸦。


“那么纯黑又是怎么回事?”老E斜眼看着半途中因为不明原因而跑来蹭车的纯黑,有些头大地依着车窗单手撑起了下巴。


总之……现在的情况,让他很不爽。


“我只不过是拜托他了一件事而已……没想到真的是帮大忙了啊。”


所以陆夫人从那时候开始就定下了大局么……


纯黑听着陆夫人感激似的话语心里也十分乐呵,他转而向陆夫人说道:“夫人,我好像还没有要报酬呢。”


见夫人变得有些为难了的表情,纯黑并没有继续调侃下去:


“那就当你欠我一个……”


“那就当你这次的车费好了。”纯黑本想要到一个宝贵的人情,但是老E的声音却比他早了一瞬响起。


“等等?车费这么贵的嘛?”


“对对对,还有精神损失费。”老E理所当然地捅了捅坐在他左边的纯黑的胳膊,然后又看向与他完美地隔了一个纯黑的距离的陆夫人。


“……那算什么。”


城市夜路的灯光竟有些反常地格外昏暗,纯黑看着窗外一个个掠过的发着微光的路灯,被一片闪耀着红光的区域给完全吸引了注意——这片地区的格调也与周遭完全不搭,本该惬意的景致却散发着阵阵不祥。


“稍微停下……我要下车。”


纯黑突然开口,在Hank应声拉到停车档的同时,他打开了左车门。


“谢谢你们的顺风车了。”纯黑跃下地面,点点灯光将他的影子拉得修长,他回过身对他们笑道,“有缘再见吧。”


陆夫人愣了愣,心里感到一丝奇怪,却还是回应道:


“嗯,再见。”


纯黑头也不回地走了。


只是他们永远也不知道的是,纯黑在转过头的那一刹那,露出了前所未有的严峻表情,隐秘的月光折射在他清透的眸子里,渐渐发出淡淡的光亮。


夫人啊……这次你是真的欠我一个人情了。


即使车内的空间终于不是那么拥挤,但老E还是回头看向了纯黑离去的方向。


是警车。


有什么事……将要发生了。


周遭繁茂的树林将深处的黑暗渲染得分外未知,宛如无底深渊一般向内延伸,不安的气氛如此往复地蔓延开来。


“夫人呐。”老E低眸,瞳中就如夜空那样深邃得看不清底,“如果我说事情还没有结束,你会怎么想?”


陆夫人沉默了半晌,张口划破了那份寂寥:“……我知道。”


“你们已经被盯上了。”大p背着夕阳的光,眸中透出暗红的色泽,“不仅是我,以后还会有很多……和我起先的目的相同的人来阻扰你。”


“他向所有的佣兵发出了委托,赏金自然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陆夫人深吸了一口气,整理着思绪。


“啊……大概有什么人,一直追在我们后面吧?”


纯黑静静地闭上眼聆听着周围细微的风声,树叶的沙沙声,以及……夹杂在其中的脚步声。


“果然那个老家伙不会那么简单就让我们走掉。”


老E上扬着尾音,虽然这样窘迫的情况并不在他的意料之中,甚至可以说是出其不意,但他并没有感到吃惊,反而更加坚定了些什么。


“接下来可能会连续遇到危及生命的事情……”


只是,他们没有选择。


听见了。


纯黑在这一刻猛地睁开了双眼,举起手枪朝草丛中开了一枪,有什么东西被击中了的声响证明了他的判断几乎无误,为了避免成为活靶子,他在错综复杂的树丛间隐去了身影。


“但是到了那个时候,我一定不会让你被任何人所伤。”


温暖毫无预兆地攀上了他的掌心,只属于对方的温度在他手心扩散,他收紧了手掌,久违的暖意令人无比的安心。


“只要有我在,就一定不会让你……”


过去支离破碎的话语兀的穿透了老E的声音,与那份可靠相互交融在了一起。


“嗯。”


只是他没有管那么多,抬头望向天空中逐渐浓重的夜色,余温仍执拗地残留在手心挥之不去,心中仿佛有什么柔软的部分被深深地触动。


陆夫人能够很自信地将自己的背后完全交给老E,而老E也是同样如此。


用不着过多的语言交流,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足够了。就好像心是长在一块的,其中一个人的心受伤了,另一个也会连带着一起痛。


有人说,那也许早就不是友情了。


但他们不懂什么凄惨到痛哭流涕,或者是甜蜜到腻了牙的爱情。


他们之间向来是什么都没有说。


可他们都明白。心里什么都清楚得很。


于是老E断然拿起了手中的狙击枪,再也没有犹豫。


狙击,是他用来守护他的手段。


纵使岁月流逝,也从未变过。


暂时End


嗯……

只是暂时!下次回来的时候会带一大包糖归来!放心吧!

零零散散写了也2w字了,这次主要是因为我需要一点时间去准备接下来的一模,不然真的就放弃中考系列了!

那么不见不散咯( ̄▽ ̄)


评论(17)
热度(39)
© Raku小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