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陆】联文 第四题:难以下咽的晚饭

注意事项:
1.OOC严重
2.╮(╯▽╰)╭可能有点粗糙,见谅
3.欢乐向√无虐
4.结尾感谢木头~

======================================

4.难以下咽的晚饭

又来了……

老E抬眼看着与自家夫人一起附带着回了家的,并且挂在夫人身上就不走了的小绝,有些不耐烦地敲击着眼前的木质桌面。

他知道陆夫人在朋友间很受欢迎的事实,但他费尽千辛万苦把傲娇攻略成功,好不容易开始同居了,没过几天就又来了个电灯泡?而且还就这样赖着不走了?

喵了个咪的。

想到这里,老E就有种想要掀桌的冲动。

嗯,淡定……(´・_・`)I am cold!

他将语调尽量放平了些:“夫len啊……这是怎么一回事?”

老E的目光聚集在夫人身后的小绝身上,他想,他大概需要一个完美的解释。

陆夫人愣了愣,像是看出了老E随时会散发出黑气的状态,迅速整理了一下思绪,尽量委婉地说道:

“小绝说要和我玩游戏……我听他说晚饭只能吃泡面了,就让他和我们一起吃吧。”

苦肉计?

老E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这样一个心机的词语,但他很快捕获到了夫人话语中的重点。

好,你行。

一听到晚饭两个字,老E便瞬间两眼放光:

“那你们玩,晚饭我来帮你解决。”

就像牛顿被一个破苹果砸中脑袋突然开窍变得聪明了,就像阿基米德在浴缸里洗澡哼歌摸鱼时一根筋搭错发现了神奇的原理,就像瓦特在研究水开时那个蛇精病的壶盖为何会轻轻松松如鱼得水水到渠成诚心诚意意大利面地“旋转跳跃”、左右摇摆,最终却发明了高端洋气上档次的蒸汽机一样,老E觉得自己真是太TM机智了!

陆夫人一脸“诶这货是不是早上起来吃错药了啊自己好像没有给他买药啊”的表情惊讶地在脑内又消化了一下老E方才所说的话。

……总之,这事很蹊跷。

老E在厨房里的杀伤力就如同在求生之路里面拿了狙一般犀利,他敢肯定若是那些难以取悦的观众老爷们听见老E这一句反常得让人怀疑太阳是不是从东边……啊不,西边出来了,也一定会有一群人在弹幕上刷“夭寿辣老E要做晚饭辣”。于是看穿了一切的陆夫人刚想出口拒绝,却被小绝打断了。

“夫人我们去玩游戏吧QAQ!”被老E全程用似乎能够穿透他似的的眼神盯了许久的小绝可怜地扒着陆夫人的肩膀说道。

“喔……好……”

很好,交了70w也保不了你!

老E眯起眼看着小绝放在夫人肩上的那只手,硬是收敛着杀气转身杀进了厨房。

总感觉背后有股杀气。

小绝感到不太自在地缩了缩身子,这隐隐地藏着的危机感令他没有勇气回头直视老E。

总之,能跟夫人一起玩游戏真是太好了www

一小时后。

陆夫人抽着嘴角低头看向桌上几盘不明物体,还未入口就已然明白了黑暗料理的恐怖程度。一定是刚才他坐下的方式不对……嗯,一定是的。

小绝故作镇定地指着其中一盆像饭又像面条的东西颤抖地问道:“这是什么?”

“嗯……辣条炒饭啊。”老E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我书读得少你可不要骗我。

小绝表示自己的三观好像发生了点不小的问题,已经开始难以控制地崩坏了。

在尴尬的没有人先动起筷子的气氛中,陆夫人率先夹了些放在自己面前的“菜”,并在小绝惊异的目光中小心地送入了口中,本以为会尝到奇怪的味道——

 

但意外得……还可以。

 

人不可貌相。菜也不可貌相么?陆夫人默默想到。

 

在经历了他大胆的尝试后,夫人和老E一同望向了正盯着碗里所谓的“辣条炒饭”犹豫不决的小绝。

 

若是放在从前,小绝必然会拒绝去吃这一盆看似要把人吃死的饭菜,但就刚才陆夫人的反应来看,似乎又没有那么严重。再加上夫人少有地对他严肃地露出了“小绝快吃不会死的”的神情,他也不好拒绝。


我吃!我吃还不行吗?!

小绝感受着两股期待的视线交融在他身上,感到压力山大地拿起了筷子夹了一点猛地塞入了口中。

卧槽!!!!!!!

仅仅是这一口就足以甜得腻死他,仿佛加了半盒辣椒粉的辣味再加上不知道是什么玩意苦得要命,同时又好像带点莫名的咸味。语死早的小绝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艹蛋的味道,如果他还有力气举起手,他一定会用尽全力拍一下身边夫人的肩膀,深沉地告诉他最后一句遗言:

 

“夫人啊中华小当家要出续集了。”

小绝当场整个人都扑街在了桌子上,就差把膝盖割下来给罪魁祸首老E了。

啊啊……好像看见了死兆星,真美……

在那一刻,他真的觉得自己要死掉了。直到夫人递到他脸边的冰水硬生生地把他从死路上带了回来:

“小绝?你怎么了?”

老E你个心机婊!!心机婊QAQ!


麻麻这里太可怕了我要回家QAQ!!

小绝内心宽面条泪地喝下了身旁陆夫人好心给他倒的一杯水,毅然从饭桌前站起了身。

“啊……小绝你要走了吗?”

“夫……夫人再见!”小绝支支吾吾地打开门,一溜烟地消失在了楼道的转角。

陆夫人望着小绝跌跌撞撞远去的身影,转过头看向对面露出计划通的表情的老E深深叹了口气:“我说……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嗯哼,谁知道呢。”老E低眸,刻意回避着与陆夫人怀疑的目光交汇。

“下次你别进厨房了,还是我来做饭吧。”陆夫人见老E回避的反应便已确认了事情的原委,他越过略显狼藉的饭桌,向厨房走去,“想吃什么?”

“辣条。”

“喂(♯`∧´)。”

在对方有些小生气的语气中,他的嘴角也不住地上扬:

“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吃。”

他一字一顿地说道,棕眸里满是无尽的认真。 

 

夫人回望那双眼眸。

 

他又何尝不知,打从一开始到现在,这个人一直以自己的方式爱着自己,任凭时间洪流飞逝而去,未曾改变一丝一毫。

 

夫人听见自己的声音温柔回应道:


“我知道。”

 

他一直都知道。

 

FIN

评论(8)
热度(36)
© Raku小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