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泉愁]Dream Communion 梦境交融(慢更,中篇)

注意:
CP为空闲愁和虎石和泉[可能会有副CP]
竹马组不发糖只好自己动手了......因为官方设定集没有出来所以会出现一些[私设][半架空]等状况,请注意!
[清水向][慢热][友情描写可能会偏多]
另外玩梗会玩得很肆意,估计后续也许会出现[声优梗]、[都市传说梗]、[lovelive梗]、[性转]、[灵魂互换梗]等
之前在贴吧发过,想了想还是搬来lo上吧w以下放文:

Dream Communion 梦境交融

PART1

虎石和泉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

过于耀眼的阳光径直透进落地窗内,巧妙地掠过虚浮不定的淡堇色窗帘,最终洋洋洒洒地落在精致到只有模特才会有的麦色皮肤上。

第一抹阳光侵入视野后,视觉神经有所刺激的不适让他再一次合上了眼。

回笼觉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舒适,他侧身所倚靠的床板似乎开始变得异常的结实,从指尖传来了截然不同的粗糙触感。

异变在下一秒再次发生了。

长久维持着寂静的耳边忽然响起了风铃声。

细腻动听的声音一下一下地随着柔和的风奏响,随即将醒来的烦躁情绪消耗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充斥着莫名的空灵感的心境。

虎石只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却无法想起这份安心感的来龙去脉。

说起来,自己分明没有在房间里挂风铃的习惯啊。

他带着一丝疑惑又一次露出银灰色的眸子,眯起眼审视自己目光所及的场景。

暖阳淡淡地洒进和式布局的屋内,风铃在门檐上随风摇晃,柔软的床铺悄然无息地变成了散发着特有气味的榻榻米,身上的被子也不知从何时起消失了。

但这并不是令他最惊讶的一点。

他遥望着伸长到有些酸胀的手,微微掂起了脚才勉强碰到了这个房间里唯一存在的一扇门的门把。

在虎石确认这并不是因为自己所身处的房间尺寸异常的缘故之后,便很快意识到了是自己变小了的事实。

像是在告诉他他的猜想毫无任何偏差一般,虎石一转头就对上了一面诺大的镜子。清晰的镜面没有受到阳光的影响,反而完完全全地映出了他此时回归幼时的样子,包括他此刻看着镜中的自己的惊异。

梦?

虎石正想狠狠捏一把自己的手臂,
左肩隐约传来的温热和压迫感却令他优先转向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然而后者没有任何自觉地面无表情地朝他歪了歪头:

「虎石,」

与自己有着多年孽缘的紫色短发男孩此时正站在自己身后,用深邃而不失纯真的紫眸回应着他的视线。

「一起去看星星吧。」

随后自然而然地提出了让虎石一时语塞的提议。

星星?

还没来得及完全恢复思考能力的虎石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喂喂,别开玩笑了,哪里会有星星啊?现在可是白......」

“天”这个字还未说出口,空闲已经拉着他跑了起来。

本想反驳自家竹马蠢到不行了的举动,虎石却猛然发现周围被太阳照得鲜嫩发亮的青草正逐渐走向黯淡,眼前的道路正以极不自然的方式相互衔接,就如同许多独立的空间之间产生的断层一样。他在这样的异常中一直持续着大脑一片空白只能被空闲拉着走的状态,直到头顶的暖阳变成了一轮上弦月,蓝色的天空变成了繁星点点的夜空。

「好厉害......」

这般莫名的情感最终化为了对眼前浩大美景的感叹。

忽明忽灭的繁星映衬着银白色的月光,汇聚成了一条泛着亮蓝的星河,清冷的月影伴着星辰散淡在蝉鸣的夏夜。

Numinous。

虎石听荣吾提起过这个词语。

当人们在面对那些广阔的、浩大的, 以及超越当前理解范围的事物时产生的情绪体验。

虎石不知道自己为何还记得那个格外热衷于分析研究的中分头的“大部分时候都没什么用场的胡言乱语”,只知道眼前的景色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甚至没有类似情景的回忆。

「星屑......」

在他身旁坐下的空闲仰望着星河喃喃道。

Stardust?

虎石还是第一次从空闲那里听说到这个名词。

他闻声将视线转移到意味深长地说出了陌生词眼的空闲身上。

幼时的空闲愁还没有16岁时的他那样棱角分明,却依然不失那份沉寂和温存,朦胧的月光停滞在侧脸,勾勒出微妙而黯淡的光弧。

虎石看得有些出神。

如果说这个梦境是有关儿时的回忆的话,梦里所发生的事情倒也太过于超现实,甚至与他的记忆没有丝毫相符的地方——况且,虎石从未觉得空闲有想要观赏星空的“雅兴”。

「看。」

空闲突然的出声将虎石纠结的思绪拉回了这个只属于他们俩的冷清的河岸。他在河与岸近乎交界处的位置半蹲着身子指了指下方,虎石的视线也随之缓缓下移。

清澈的河中倒映着月影和耀眼的星光,浮动的风在盈满微光的水面上激起波澜,与飞淌的流萤交织光辉,那满天繁星就这样溶解在流水中,变得飘渺而模糊。

他忍不住又走近了几步。

就如同之前的几次毫无逻辑性可言的异变一般,这次突如其来的却是如潮水般气势汹涌地席卷并覆灭了还存有着理性思考的大脑的昏沉感,在他感到脚下逐渐变得虚浮的同时,地面似乎又突兀的倾斜了一个角度。

他的身体理所当然地随着地面向前倾倒,那一瞬的失重感逐渐转变为了重力加速度的标准自由落体。

因此在因为惯性和动能而撞上了自家竹马的后背为止,他的大脑都处于当机的状态。

「扑通——」

水花四溅的声音。

***

虎石从梦中惊醒了。

意识到自己是以趴着的诡异姿势低头对着眼前万分熟悉的课桌时,虎石猛地从一叠厚实的书堆前抬起了头,当然这也一并带起了放在书堆最上方的一张白花花的试卷的肆意飞舞。他硬生生地在安静得只听得见讲台上老师一人的讲课声中抑制住了刚睡醒的哈欠。

然而这样细小的动作很快被他人所捕捉。

「......虎石同学,请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讲台上的教师持着书的手越发握紧了些,语气里微微透着些不满。

虎石似乎还没从梦中怪异的遭遇里走出来,只得满脸茫然地从座位上缓缓站起身,然后一言不发地在原地等待着。况且黑板上的白色字迹丝毫没有要往脑子里去的迹象。

什么x的n次方什么y的,在他的视野里这一切都变成了没有用处的乱码。

尴尬。

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在了一点上。

卯川维持着回头看向虎石的姿势一直在用面部表情来表达“你这家伙在搞什么啊”,虽然不明白到底哪里能够提起戌峰的兴致,但坐在虎石后面的戌峰仍旧兴致勃勃地看着无言的虎石,就差直接现场来唱一曲了——尽管歌词肯定是和“回答不出来也没关系喔”有着很大的关联吧。申渡也在一旁手托下巴若有所思的样子,就连坐得离虎石最远的辰己都向他投去担忧的目光。

就在申渡敏锐捕捉到辰己的担忧,并犹豫着是否该出言提醒一下虎石的时候,救命的下课铃及时地响了。

虽然柊组的其他成员都很想去“关爱”一下虎石,但好不容易下了课,虎石在数学课上睡觉的行为立即就被老师请去谈人生了。

其实被请去办公室这样类似的事情早在小学时就已成了虎石的家常便饭,倒也多亏了这一点,作为原不良的母亲没有少“招待”他几次。

而空闲则相反。

即使虎石不止一次发现自己的发小在课上竟然当堂睡觉,但老师都很少有过当场发现的情况。最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就算没有认真听课,空闲也从未在成绩单上亮过红灯。亦或许是因为这样,两人才能够考得上同一所学校吧。

空闲愁在大人眼里品行良好的口碑从小就延续到了大,并且常常被虎石的母亲当作范本来说教,放学后也是个会早早回家帮自己母亲的忙的好孩子。但这些都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发生改变。空闲上国中的时候也是托了虎石的福,才几乎每次都要等到虎石被老师训完之后很晚才能一起回家,虽然空闲有因此向他发过牢骚,但这对虎石来说完全是不痛不痒。

所以无论怎样,空闲愁会被叫到办公室进行教育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走在去往教职员室的路上的虎石深深叹了口气,却远远望见空闲愁正从职员室里走了出来。

虎石很自然地走上前去熟络地打了招呼:

「哟,愁!」

「啊......虎石。」

空闲有那么一瞬的对虎石突然出现的惊讶,但那很快就恢复成了一副不哭也不笑的,曾被虎石吐槽过“愁你是不是长大之后脸部肌肉就萎缩了啊”的脸,他当时还淡然地回道:“没有这回事。”

「好久都没见你被叫到职员室去了,发生了什么吗?比如没写作业穿奇装异服之类的?」

「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啊。作业我还是好好完成的,现在和国中的时候也不一样了吧。」即使空闲没有明显地表达出来,但他的脸上还是写满了无奈的“穿奇装异服不写作业的明明是你”。

而虎石只是毫不在意地笑了笑:「真过分啊,我现在也没有之前那么严重啦。」

「是吗……我看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弄丢教科书,轻浮这一点也完全没有改变。」

「得了吧。待会儿我还要再被老师训一顿呢。」

想到一会儿还要熬过波涛般的说教,虎石不禁皱了皱眉。

而这次空闲没有再回话,难耐的困意令他低下头轻轻打了个哈欠。

「怎么了?很困吗?」虎石这才注意到空闲眼底的困倦。

「嗯。有点吧……刚刚上课的时候……」

空闲欲言又止。当他思寻着想要再次开口的时候,预示着下节课开始的预备铃响起了。

空闲抬头瞥了一眼职员室正门上方墙上简练的时钟,就匆匆转过身去:

「抱歉,我得先走了。」

「那回见咯,勤劳少年~」虎石朝发小悠闲地挥了挥手,相较分外在意出勤率的空闲,虎石便没有任何的紧张感,「啊真麻烦~又要被老秃头训一节课了吗?」

刚走出了几步的空闲微微侧过头,对身后的虎石“好心”提醒道:

「你的声音太大了。刚才我没把门关紧,恐怕他已经听见了。」

「诶?骗人的吧。」

虎石听罢慌忙地握上眼前的门把,然后顺势推开了门。

明明已经关紧了!

虎石顿时觉得和自己有着十年孽缘的发小性格真的好恶劣。

他只好用右手在门上叩击了几下来弥补敲门的礼貌环节,在听到数学老师的「进来吧。」的许可之后才踏进了即将进行审判的办公室。

「虽然我知道你考的是声乐科,不过在学习方面还是希望你能走点心——至少,不要在课上睡觉.....」

果然开篇又是这句话。

虎石被说的只得一直点头,即使自己听得几乎左耳进右耳出,再加上老师的话似乎还有着致命的催眠效果。

当然最让他觉得要命的是,方才他分明是在课上睡了一觉,但却没有感到任何的满足感,甚至比之前还要更加劳累了。

那个梦……

一思考起梦中的事情,虎石就再也无法听进老师所说的任何一个字了——尽管这些话他本来就没有往心里去。

大约十分钟后。

「真是的现在一个两个都在课上睡觉......如果期终测试不及格的话可是会留级的啊。」

「是的是的我知道了。」

「下节课已经开始上课了,你快回去吧,以后不准再在课上睡觉了,到时候可不止谈话这么简单了。」

虎石踏着百般复杂的步子走出了教职员室的门,上课后的走廊静寂得异常,除了他之外就没有一个游手好闲的学生了,往日盈满交谈声的回教室的道路显得空荡无比。

明明发了十分钟左右的呆,虎石的困意还是没能褪去。

愁也很困吗……

是巧合?还是必然呢?

从敞开的窗户外吹来的微风吹散了他额前的发丝,暖色的阳光落进宽敞的走廊,这让他想起了梦中的淡堇色窗帘和风铃……还有……

愁。

梦中的他回到了幼时,回到了仲夏的一个夜晚,与幼时的空闲一起仰望耀美的星河。

虎石承认自己从没有过想要看星星的浪漫主义的想法,那空闲应该就更不会有了。

那么,做这个梦的缘由似乎渐渐变得玄乎了起来。

虎石没有再深入地想下去。因为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下午的排练上,以及今天放学之后要和哪个妹子去玩。

只是,在他决定离去的同时,耳边仿佛又响起了被自己所忽视的那句:

「真是的现在一个两个都在课上睡觉......」

一个两个。

那个隐藏在脑海最深处的疯狂猜想又一次浮现:

两个人在同一时间做同样的梦。

这样的事情,有可能发生吗?

PART 1 初 END

评论(5)
热度(24)
© Raku小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