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泉愁】雨(短篇完结,友情向)

前言:
只是单纯地想让竹马组打一架,因为在攻略海斗【划】的剧情中并没有详细刻打架场面而且还莫名的好笑233333333。所以就产生了这篇文。
灵感来源还有官方出的那个drama。
可以理解为两人国中时候的故事,也可以理解为drama中最终选择去打一架来解决的分支√【不过这个得忽略不能打脸的bug】
注意:攻受不明显,可以自行定位,OOC可能有


虎石和泉望着直立在他面前的空闲愁,深邃幽远的眸中流露出分明的锋芒刺痛了他的五感。他感到从未有过的茫然。从寂静灰暗的空中落下的冰凉雨水贴着脸颊,顺着浸湿的校服滑落。虎石站在原地丝毫挪不动步子,这才努力地回想起了方才从空闲嘴里冒出的一句:

“用嘴行不通的话,就只能用拳头了吧。”

虎石从小也没有少打过架,但也没有多到可以说是家常便饭的程度,和他交过手的人小到学校里爱欺负弱者只会依仗气势的虚伪之人,大到街上随处可见的小混混,他和空闲也因此没有少被别人说过闲话,可空闲愁和他应该算是大有不同,只不过因为和他的关系比较近才被无故算进了谈论对象中,而如今这样的愁却难得主动提出要和他来一架,他真的不知道该向自己的竹马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好,于是他也只能将心底的震惊对着空闲全盘托出。

虎石以为空闲至少多少会简短地解释个一两句,不会一点征兆都没有就二话不说地动起手来,所以他也干脆就放任自己的不知所措,站在原地什么都不做。

倒是对方见他从容地待在原地迟迟不出手,反而毫不犹豫地一拳就直接往他脸上招待,他捂着脸向后倒退了几步,险些撞上身后硬实的墙壁。

“嘶……”从侧面完整地中了这一拳的虎石忍不住闷哼一声,这家伙,有必要下手这么狠吗?

不过面前愁的眼中着实透出了一骨子的认真劲和危险的神情,这让他很快意识到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足以让他沉浸在这一拳的疼痛之中。

虎石被他不声不响的一拳打得稍微有些上火,一下子便失去了追问清楚空闲这么做的理由的耐心,条件反射地握紧了拳头。

空闲开场的一拳虽保留了些力气,却也达到了令虎石吃疼的目的。虎石以积攒已久的经验和身体下意识的反应立即稳住了身子,在空闲惊讶于他惊人的恢复速度之际紧接着抬起腿一脚踹向了他的腹部。

空闲本想躲过这一击,可对方反应过来的时间似乎超乎了他的意料,使得他没能来得及抽回虎石钳住自己手腕的手,直接活活当了一个不会移动的靶子。

腹部传来的刺激性的痛让他的意识虚晃了那么几毫秒,在这几毫秒的时间内虎石稍稍放松地停下了接下来的回击:“已经够了吧!愁!”语毕,没能如愿以偿地得到空闲回应的虎石正想放手任由对方朝后倒去,谁知空闲反倒用力拽紧了虎石的手,在虎石震惊之余和他一同摔在了地上。

纠缠在一起的两人随即倾倒在了逐渐积起的水洼中央,激起了一阵稍大的水花,与悬浮在水中的细碎泥沙一起沾湿了白色的校服衬衫,空闲顾不得在意这么多,他已经没有闲暇去在意除了眼前随时可能扭转局面的虎石之外的东西了,趁着虎石还未适应视角高低的瞬间落差,他从地上翻身起来推开了虎石并快速地反扑过来。虎石被他推得坐在了地上,见对方朝自己扑来即刻反应过来试图用脚绊倒他,可空闲像是早有预料一般临危不乱地一把抓住了虎石的脚踝。

从刚才开始空闲愁就一直是保持沉默地专注揍人、丝毫没有打算跟他用言语来解释清楚的态度,更恶劣的是最开始的那一拳打得他头昏眼花,即使没能够粗略地查看自己脸上的伤势,他也敢肯定明天和妹子的约会就要因此而完美泡汤了。好小子。凭什么啊?

虎石的兴致和怒气瞬间就上来了,他无视被拽得生疼的脚踝,握起拳头一拳挥上去回礼了空闲开场对他右半边脸的招待。

脚踝部位的握力因此而减少了不少,虎石从空闲手中收回腿,顺势将空闲按倒在地上,一拳一拳地砸了下去。

明明已经到了这般要紧的时刻,空闲却仍旧维持着一成不变的冷静表情来迎接着虎石的拳头,尽管他的身子在一次次的拳击下微微颤抖着,空闲还是努力从虎石的牵制中抽出了手,径直揪住了虎石湿答答的上衣领子,利用虎石与他之间的微小空间用尽全力转过身子,不顾地上的积水以一个不像样的过肩摔将虎石侧着摔在了自己目光所及的地面上。

随着虎石落地而溅起的雨水浇了他一身,空闲喘了几口气便站起身来跨坐在对方身上扭转了虎石按着自己一顿打的局面,一拳拳干净利落地回敬虎石。

虎石被他的一系列反击打得有些措手不及,还没有挺过后脑勺和肩部火辣辣的痛,就被紧接上来的拳击揍得有些神智不清了起来……

“不要太过分了啊,轻浮男。”

“虎石,”

“你也差不多是时候改改轻浮的言论了。”

那时站在他面前奉劝自己的愁的认真眼神和现在透出眼底的坚决的眼神相互交织重合,晃得他的视线模糊成一片。

渐渐变得剧烈的疼痛强制虎石停止了胡思乱想,空闲挥拳的力道和速度不知何时减缓了下来,虎石不自觉地陷入了再一次的愣神……

自己的竹马……在担心自己?

脑子里闪过这样的推测的时候,虎石自己也觉得格外的难以置信。

但如果事实和他想的一样的话。

“愁……你这家伙……!”

空闲也不知道虎石从哪来的力气忽然从地上反扑了过来,他只觉得世界一转,自己就随之变成了倒在地上的那个了。本以为虎石会不留给他任何休息的时间持续自己的攻势,空闲却未得到意料之中的反击。

耳边传来的突如其来的瘙痒感令空闲皱了皱眉,雨水所特有的味道随虎石缓缓地探低身子而愈发浓重了起来。

“对不起。”他在耳边低声说道。

空闲的眼睛一亮,欲推开虎石的手在半空中轻轻地垂下,浸在了冰凉的水里。

雨似乎停了。

夏季的雨总是来去匆匆,阳光带着无尽暖意穿过云海,投在布满积水的地面,投在两个少年身上。

最后的几滴雨水顺着虎石湿漉漉的发尖一点一点地凝成了水珠,在他直起身子的一瞬滴了下去,落在了空闲的脖颈。

他看见积水里不再泛起的波澜,恰巧与他此时的心境背道而驰。他看见空闲微微勾起的嘴角,恰巧与他平时普遍的神情大相径庭。

最终虎石和泉也冲他扯出了一个笑容来。

FIN


小剧场
虎石:感冒很严重吗?今天都没来学校。
空闲:嗯。
虎石:没想到你当场就发烧了啊。
空闲:是某个人的错。
虎石:明明是你先动手的吧喂#

评论(3)
热度(19)
© Raku小洛 / Powered by LOFTER